荔枝app哄睡

() 当颜华从那巨大的地下密室中走出,才知道这里是哪里。

地下城,血狱之下的最深一层。

“难怪,难怪一般血族都无法到达那里,这血族的列位国主们真是鬼才。”

一步步闲庭信步般踱步向上而去。

血狱中关着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即便他们现在一个个的都惨不忍睹,被血虐了不知多久。

可他们的凶性并没有因此而被磨光。

相反的,在这血狱之中遭受了非人的虐待,让他们更加凶恶,难以管制。

米修斯索性不管他们,让他们自相残杀。

恃强凌弱,强者为尊,就是这一层唯一的生存法则。

颜华在这一层上露面,让这里还活着的那些家伙们双眼变得兴奋异常。

但在感知到了她身上强大的血脉压制之后,有些懵了,好似在疑惑。

有些却是哈哈怪笑起来:“米修斯你个老匹夫,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

捉虫女孩

颜华一言不发,目不斜视的穿过两侧的牢笼。

血狱当真名副其实。

这里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这里的每一个犯人,身上都带着永不能结痂愈合的伤口。

唯一活下去的办法,就是杀了比自己弱小的犯人,以其身血液补给自己的虚耗,让自身能够再遭罪的久一点,再多活哪怕一时半刻。

即便每一分每一秒,他们都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却依旧不舍这永生的身躯。

人间炼狱不外如是,血狱中的惨烈是一个正常人不敢看上一眼的。

可就是这样的血狱,却没能动摇颜华半分神志。

哪怕这里鬼哭狼嚎,哪怕这里充斥着无尽恶念。

经过了血池那七天七夜的洗礼,这一幕幕在她眼中已经不算什么。

这点儿诱她入魔的伎俩,已经无法再入她的眼了。

颜华仿若有新的体悟,这种顿悟朦朦胧胧,飘飘渺渺。

似随时会破碎遁走,却又有意无意的撩拨着颜华敏感的神经,好似想让她更进一步去了解些什么。

那种朦胧之感,激起了颜华探索的兴趣。

她的眼眸渐渐失去神光,等她的神思再次清明的时候,她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斗兽场地下城的第一层。

面前是目瞪口呆的希尔,还有一众或熟悉或陌生的护卫队队员们。

希尔的震惊只在片刻就被他彻底收敛。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来自眼前国主大人唯一血脉身上投射而出的皇族威压。

那威压对他的血脉压制已经超越了国主大人。

结果已然明晰。

那位怕是栽在了爱丽丝殿下手中。

不,那国主才有的强大威压,她已经是新任国主了!

希尔率先单膝跪地,右手置于左肩,手心扣在心口处,前程无比的向颜华臣服。

“爱丽丝国主大人万安。”

周遭的人还在愣怔,听到希尔的虔诚叩拜的话语,有人倒吸冷气眼睛瞪成了铜铃大。

有些比较激灵的已经反映了过来,纳头便拜。

拜的人多了,颜华又没有纠正,反而泰然自若的接受了众人的朝拜。

反应再迟钝的也都回过味儿来,也跟着跪了下去。

牢中关着的那些毫无理智的低等吸血鬼们,早在颜华出现的一瞬,就趴伏在了地面,瑟瑟发抖不敢动弹了。

颜华冲着希尔轻轻点头:“父亲已经仙去,本王才接受完传承,还有许多事情要做,送我出去吧。”

颜华的话还算客气,希尔已经激动得浑身发抖。

他就知道这位并非池中物。

幸好,幸好当初他选择了与之交好。

瞧瞧,现在不就是福报到了吗?

这条金大腿,他一定要抱稳了。

希尔殷勤相送。

颜华之后再没说过一句话。

若非这一次她只身前来,但凡身边带上了任何一人,她都不会主动开口与希尔说上一句话。

因为身份不对等,她主动开口等于自降身份。

但她才夺位成功,自然不想在这一点细枝末节的地方出错。

希尔虽然是小人物,却是这地下城唯一的牢头。

下面的秘密他必然知晓,且也都在他的管辖之下。

这么个看上去的小人物,其实并不小。

颜华甚至考虑过,如果不能降服此人,便就此除掉,再换个听话的。

否则,将来她登上大位的时候,这一位不用作别的,只需洞开牢门,将这地下城包括血狱里面的恶徒部放了,就够毁了她的登基大典的。

如果那些本就有异心的皇亲贵胄们,借此再火上浇油做些什么。

她将会成为史上第一个最荒诞的血族之主。

想到登位的麻烦,颜华心中又是一顿。

她大概也许可能……,是不能够名正言顺坐上那个位置的。

因为历史上并没有这一出。

所以……,颜华回转的路上思量了许久,最后将即将混乱不堪的玫瑰之城撇下不管,事物部丢给了邱泽,就这么毫无愧疚的直奔贵族私立学院而去。

被交代了一番就被抛下收拾烂摊子的邱泽,如同秋风中破土而出的小幼苗。

弱小可怜又无助。

好似在这一刻,他才真切的体会到了舅舅的心情。

遇上这么个不靠谱,且又爱当甩手掌柜的主子,他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一边念叨着“我好难啊”,一边理所当然的原谅她,并为了她鞠躬尽瘁力辅佐了。

不提小侍卫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颜华到了学院之后,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魔鬼教练。

把过上了一段好日子的姜妍给训得恨不能哭爹喊娘,夜夜扎她小人,诅咒她第二天爬不起来,让她喘口气休息休息。

可惜的是,她也只敢有这样的心思,没有这样的贼胆去执行。

毕竟,她在最初的几天,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小声抱怨了几句,被那个后妈一样的家伙听到。

她的日子过得就一天不如一天,每天都在加倍加量加难度的往死里被操练着。

姜妍曾经以为邱宇就是个铁面神,木头疙瘩,不懂得怜香惜玉,活该单身一辈子。

现在她却觉得邱宇其实已经暗中手下留情了。

只是因为没有后妈做对比,她没怎么体会得出来他的良苦用心而已。

呜呜…?·°(﹏)°·?

Social tagging: